当前位置 >主页 > www.846h.com >
查看新闻

第四百四十九章 从头再来(大结局)

* 来源 :http://www.4567tm.net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9-10-09 00:00

  潭水之中多奇石,远近错落,散而不乱。在深潭中组成或深或浅、或宽或狭、或大或小或分或连的空洞和水面。如果泛舟而入,溪中有岛,岛中有湖,景随舟移。

  政养随意的躺在一个刚好容得下他身体的大石头之上,口中叼着一个狗尾巴草,显得甚为悠闲。他甚至闭上了眼睛贪婪的呼吸着清新的气息。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让他很是享受。

  在这里,他不知道过了多久?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?他只知道自己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这里了。

  而护送自己到来的杜烨则是不知所踪。陪在他身边的只有一个张道陵!不过这个张道陵也是很少在这里出现基本是他一个人的时候多。刚开始的时候政养还有点新鲜的感觉,不过时间一久可就有点乏味了。甚至不止一次的暗骂张道陵不负责任了。

  “生来游仙都,目欲访独峰。宁知一峰外,佳境无终穷……更寻小蓬莱,俯眼冯夷宫……”

  政养心中苦笑摇头,没有睁开眼睛,懒洋洋的开口道:“拜托……你能不能来点新鲜一点,每次出来的时候都是念的这句狗屁诗句……让我很怀疑你是不是除了这句外就不知道别的诗句了?还有……刚刚你念的到底是什么意思?能解释一下吗?”

  第一次张道陵念出这句诗句的时候,就是被政养这样一个无知的话语彻底的雷到。甚至是被气得吹胡子瞪眼。要知道在这种人间仙境自然是要有点诗情画意才好。即便是没有这种情趣的人到了这里也是不自觉的想要吟出几诗句来。可是政养偏偏就是彻头彻尾的凡夫俗子,根本就懂什么诗情画意。当然他更加佩服政养的俗气,能俗到这个境界也很不一般了!不过还好……时间久了他也是渐渐的习惯了政养的无知。

  而这也是他为什么要躲着政养的另外一个原因。老实说即便是张道陵再怎么欣赏这小子,但是面对他的时候也不得不有种焚琴煮鹤对牛弹琴的感慨。

  这是他每次来见政养的另外一个原因。如果不是为了这件事情,恐怕政养真的是难得见他一面了。

  “感觉很棒!”政养猛然睁开了眼睛,从石头上蹦了起来。看着张道陵突然嘿嘿一笑道:“对了,道兄你还没有告诉小弟我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呢?”

  张道陵对政养的这个问题丝毫也不觉得奇怪,这个问题也是他每次见到自己时必定要问的一个问题,不过以前他都是避而不答,不过今天看着小子的神情想必是实在是有点不耐烦了,还是先敷衍一下吧。

  “这里不好吗?山清水秀,环境优美,空气清新……简直就是人间仙境啊……”张道陵哈哈一笑。

  “狗屁……”政养小声的骂了一句。“如果这就是那所谓的人间仙境,那我看那帮神仙都***有病了,你看看小弟我,一天到晚就我一个人,连一个说话的人也没有……好好的快活日子不过,偏偏要跑到这里来受这个活罪,我甚至在怀疑再过一段时间我会不会疯掉了……”政养又开始忍不住大倒苦水了。张道陵也不奇怪,他不是第一次听见了。

  “那你能叫我怎么办?总不能天天愁眉苦脸的吧?除了自娱自乐我还有什么办法?要不是这样我一天也呆不下去了!”政养大感无奈。

  张道陵更是无语,别人想来都来不了,这小子是来了还挑三拣四的,老实说如果不是看到政养的表情确实是如此,他几乎就要怀疑政养是说风凉话了。

  张道陵现在真的是有点恨铁不成钢了。其实政养来到这里的这段时间,他一直在暗中观察,现这小子除了睡觉之外,就是吃饭拉屎,眼中根本就没有别的东西,要知道如果他稍微的用一点心思,以他的聪明恐怕早就能现一点解决自己身上的问题的办法了,偏偏他就是不去用心的现,这实在是让他无语到了极点,可是他又碍于规矩无法亲自去指点,只好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就这样一直观察了好多天,到最后他实在是受不了了,干脆是眼不见心不烦,躲到外边去清闲几天,随他的便了。不过他心中仍然还是隐隐的有点不甘心,所以每次来看政养的时候,都会吟上刚才的那句诗句,目的就是为了提醒这小子这个地方很不简单,希望他好好的珍惜,可惜这小子不但是嘲讽自己只知道念这句诗句之外,居然连诗句的真正意思也不明白。这就实在是让人恨不得狠狠的踹他几脚来解恨了。

  政养耳朵很灵,微微一愣,马上就像现了新大6似的,笑道:“道兄这可是你的不对了,神仙可不能随便说脏话啊,而且你还是在这里说的,那就更不好了……”

  张道陵当然是知道政养实在是无聊到了极点,所以才会抓住自己这点问题不停的取笑,当下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:“好了,好了……你小子别闹了,我跟你说点正经的……”说到这里,张道陵扭头指了指四周一下续道:“小子你看看……这里的奇花异草,山川河流……还有偶尔出现的奇珍异兽等等,难道你就没有想过去趁着这次难得的机会去仔细的欣赏一下呢吗?以你的聪明才智应该会有很多惊喜的现的……”

  张道陵终于忍不住了,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,如果政养再不醒悟那么他只能认为政养是在装傻充愣了。除了这样的解释他实在是没有更好的理由来说服自己了。

  政养哑然一笑,随后扬了扬手中的狗尾巴草,微微一叹道:“这种草道兄你知道吗?不瞒道兄你说,小弟我可是整整找了好几天才在一个特角旮旯找到的,很辛苦啊……可是……”说到这里,政养扭头四下看了一眼,指了指周围呵呵一笑。“可是道兄刚刚口中所说的奇花异草,我看在这里却是遍地都是,既然遍地都是,那么我还有必要去用心现它们吗?都说是物以稀为贵,依小弟看来,这狗尾巴草才是这里的稀罕之物,不过又有几个人会把它当作稀罕之物来看待呢?这说明了一个问题,这世间万物有一些东西,适合这里,但是有另外一些东西就适合在哪里,它们的存在的价值取决于它们所在的地方……当然个人的见解不同,我是一个俗人,既然是俗人,那么有很多道理自然也就是俗不可时了,道兄认为呢?”

  张道陵微微动容,深深的看了政养一眼,继而长长一叹。政养刚才的话很清楚了表明了他的观点。这里所有的东西他都知道它们的价值,而且也知道这些东西都是平常难得一见的东西,但是他却不稀罕!而且他是故意的不让自己去注意这些东西的。其实反过来想想,政养的这种观念也很有道理。试问当一个地方好东西多到泛滥成灾的时候,那么即便是再好的东西也是一钱不值。这个道理想必是个人都会明白,偏偏自己却是刚刚明白。如果不是政养及时的点醒,恐怕终其一生也不会明白这个道理了。而政养显然是看事情极为透彻,试问他花了几天的时间去寻找那不值得一提的狗尾巴草,难道不是一种境界吗?

  张道陵黯然一叹,看着政养点了点头赞许道:“老弟今天的一席话让我如醍醐灌顶,收益繁多……惭愧惭愧啊!”

  “可是……如果有一天你想到自己明明有机会可以遨游仙界,甚至可以长久的留在蓬莱仙境!但是却因为你的一时的固执……你会后悔吗?难道你就不会觉得遗憾吗?”张道陵好奇的问了一句。老实说他真的很想知道原因。

  “后悔?”政养再次长笑一声,随手将手中的狗尾巴草扔到一边,抬起头专注的看着张道陵,缓缓的道:“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!或许在你们的眼中那种永无止尽的岁月才是你们的终极追求,可是当你们达到了你们的目标之后,当你们能够永远让自己保持着一个不死之躯时,你们的下一个目标又是什么呢……你们不知道!我想在你们那里同样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!那么这样的活着又有何意义可言?不过我却不这么想!我时时刻刻的都为自己立下了一个目标,小时候我梦想着自己能不用看别人的眼色,自己能挣钱养活自己!当我达到了这个目的之后,我很快乐。然后我又给自己立下了另外的一个目标……就这样一个一个的目标去实现……这种无与伦比的经历,不是你们能感受到的。不管是成功也好,失败也罢。这样的经历对于我来说都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乐趣!难道道兄就不认为你们现在的这种生活少了很多乐趣吗?难道你不认为你们现在的这种生活很枯燥乏味吗?”

  张道陵再次动容,现在他不得承认,自己的有很多想法的确是有点幼稚一点了。和政养这个凡夫俗子比起来,老实说他突然之间有种奇怪的感觉。眼前的政养虽然看是俗不可耐,但是真正的论起胸襟气魄来,自己仍然是比不过他了。如果随便换了任何一个修道之人到这里来,恐怕都会是欣喜若狂,即便是仙家到此也是会见猎心喜,偏偏政养却是对此视若无睹,这样的气度怎么能不让他心折呢?

  无欲则刚,无欲则刚啊……张道陵心中暗暗点头。今天政养可谓是好好的给他上了一课。

  见张道陵如此表情看着自己,政养也是微微觉得不好意思,连忙解释道:“道兄你可千万不要把小弟我刚才的话当一回事情,完全是我自己瞎说的……唉,明白的告诉你吧,其实小弟我是不想离开那花花的世界,美女,金钱……这些东西都是小弟我的最爱……不是说鱼与熊掌不能兼得吗?我这样一个俗不可耐之人自然要选择前者了……”

  张道陵哑然一笑,这里的哪一样东西不是价值连城?也没有见你露出一副贪欲啊?

  政养难道不好意思一会,老实说他是真的是舍不得那样一个花花世界,再说了像张道陵他们这样有什么好?不能谈情说爱,不能男欢女爱……实在是没劲透顶了。

  “道兄你还是告诉小弟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吧?”政养抹了抹额头的冷汗,转移了话题。

  见政养一副急于要离开的神情,张道陵脸色猛然一正,略微思索之后缓缓道:“老弟你知道为什么你到这里来了之后你身上的毛病会瞬间消失吗?”

  “不不不不……我其实没有帮你,只不过就是把你带到了这里来了而已!”张道陵大摇其头。看了看四周之后续道:“你在这里这么多天,难道就没有感觉到这里有什么异样?”当然……“政养不加思索的点了点头。”……小弟我虽然不知道这里具体是什么地方,但是我仍然是感觉到这里有股与生俱来的灵气,让人置身在这里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,所以我认为这里应该是一个很适合修道之人修炼的地方!”

  “不错!”张道陵点了点头。“不过你只是说了一个大概……这里的确是集中了天地的灵气,日月的精华,很适合修炼之人,但是你难道就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另外一种好处吗?难道你待在这里这么久了就没有现待在这里的感觉很熟悉吗?”

  “熟悉?”政养又是一愣,随即心中马上开始回味起自己刚刚到这里的感觉.电脑看

  “不错!之所以这里被视为修炼的好地方,除了这里的灵气之外,还有另外一个原因,就是因为这里具有极高的灵质能量,但是没有势能……它和你元神所待的无极之界有点类似!”

  政养一阵默然,张道陵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,正是因为这里的环境和无极之界有点类似,所以自己才会有种很舒服的感觉,因为自己的身上的问题其实就是无极之界沾染了杂质而引起来的。所以到这里之后有了一个互补的作用。

  只要自己离开这里,那么自己身上的问题依然还是会显示出来,甚至可能会更加严重。

  这样的一个结果真的是让他大为的沮丧,难道真的是让自己长年累月的待在这里?这和坐牢有什么区别?

  “道兄的意思是我这一辈子都不能离开这里?”政养大不甘心,略显不安的问道。

  “先就是你留在这里修炼,寸步不能离开,借助这里的灵气修复你的无极之界,直到你能完全自由的掌控你的无极之界之后。”

  “那你还是说说另外一个办法吧!”政养痛苦的呻吟了一声,老实说将大把的时间花费在这无谓的修炼之上,实在不是他所愿意的事情。

  张道陵显然是料到了政养会如此,所以没有思索续道:“至于第二个办法倒是比较快,不过就看老弟你舍不舍的了……

  “很简单……只要老弟你将你身体之内的无极之界留在这里,一切问题自然就迎刃而解了!”张道陵淡淡一笑。

  “什么?”政养大惊。“这怎么可以,如果是这样那我岂不是连元神也要留在这里?”

  “这是自然,元神既然是在无极之界,自然也是要一并留下来的,而且我还告诉你如果将你的无极之界留在这里之后,以后你不能擅自随便的启用的那先天真气……”

  张道陵暗暗一叹,点了点头续道:“老弟你做了这么多的逆天之事,难道这样的惩罚你也认为很重吗?”

  政养颓然坐回到石头之上,良久之后苦笑道:“你们这样是不是有点过份了?要知道老子可是靠这些本事来吃饭的啊?”

  张道陵哑然一笑,走到政养身边,也是一**坐到了石阶之上,拍了拍政养的肩膀笑道:“这样做只不过是以防万一,我们只是剥夺了你的一些能力,并没有剥夺你的面相之术啊?这不过是对你屡犯天规第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……实在是已经很轻了……换着是别人,恐怕就没有你这个待遇,毕竟像你这样的一个人才,真要是下了重手就有点可惜了……”

  张道陵哈哈一笑:“你当然要感激我们,不要忘记了我们可是给了你另外一个机会的,只不过是你拒绝而已,当然了,现在你要是后悔还来得及……”

  另外一个机会?政养心中微微动,猛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,这个张道陵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要故意救自己,而是老天爷安排他来惩罚自己的。其实***早就盯上自己了。政养这么想是完全有他的道理的。

  猛然想通这样一个结果让政养大是郁闷,微微一叹:“闹了半天你们是招安不行,就给我来个下马威啊……我他妈就奇怪了,怎么好事都让老子给遇到了,原来你小子也是没安好心啊!”

  “你要这么想我也不反对!”张道陵是笑非笑的耸了耸肩。“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。或者你也可以理解为忠告……有很多时候一个人聪明不是坏事,但是如果太锋芒太露,不知道内敛就绝对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  “唉,你们这样对付我一个难道不觉的脸红吗?”政养苦笑一下,既然事已至此他还能怎么样呢?自己现在已经是人家砧板上的肉了。

  “你还是?”张道陵大汗一阵。“你强行向天借命,威逼四象现形,恐吓地府的十大阴王,勒索阎王爷,甚至是连天残之体也被你随随便便的破解了……妈的,这哪件事情能证明你是一个?”

  “好了,好了!”张道陵再次拍了拍政养的肩膀。“总之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……虽然我也知道你修行不易,但是老实说你的所作所为的确是有点过了!”

  “唉……道兄你动手吧!这个鬼地方我实在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!”政养大是心灰意冷。

  见政养一脸的无奈,张道陵心中也是微微不忍,略微沉默了一下之后小声道:“其实你大可不必要如此……你想想,无论是先天真气,还是无极之界,甚至元神……这没有人是天生的,都是后天修炼而来的,老弟你刚刚不是还在说起很享受这种经历吗?何妨再重新修炼一次呢?你是一个聪明人,我想这点应该是难不住你吧?”

  政养微微一愣,随即豁然开朗,的确是这样啊,这不就和钱一样吗,花了咱在挣啊,怕个鸟啊!不就是一个时间问题吗?

  “操,你怎么不早说啊!害得我担心了半天……”政养使劲的拍了拍张道陵的肩膀埋怨起来。“那还等什么啊,赶紧啊……”

  张道陵赞许的看了政养一眼,这或许就是人与人的区别吧,只要还有机会,就永远也不会轻言放弃。单单是这样的一个优点,还有谁敢小瞧他呢?难怪即便是上面的人也是想着办法的要拉拢他,的确是有他们的道理的!

  “对了,最后能告诉我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吗?”政养心情大好最后的一个问题脱口而出。

  “一处是昆仑山,另外一处就是号称能和蓬莱仙境媲美的小蓬莱!至于其他的地方不过就是比较好罢了……而这里就是小蓬莱了!严格的说其实这里和仙境没有任何的区别,只不过这里是我道家的圣地而已!”政养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,不过心中随即有种很不好的预感,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腿,大声道:“糟了……都说天上一日,世上一年,我在这里到底呆了多久?不会……”

  走下龙虎山时,政养苦笑无语,如果是换在以前,他是绝对不会有半点累得的感觉的,不过此刻他却是累的受不了。这就是区别!

  不过想到自己能侥幸的捡回一条命来,也算是洪福齐天了!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加让他庆幸呢?别的什么都重要,最重要的是自己以后仍然能享受这花花世界带给自己无限快乐,这就足够了。

  扭头看了看龙虎山最后一眼,他突然想通了一件事情。在小蓬莱的那段日子不过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,因为他醒来的时候,现正躺在张道陵的雕像之下呼呼睡着大觉。果然就是一个梦罢了。只不过这个梦太真实了。

  扭头看去,夏雪、秦冰、许沁……还有挺着一个大肚子的任飘婷,她们无一例外的正满是深情的看着自己,憔悴的脸上闪一脸的惊喜!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花……

  “来……让我抱一抱!”政养略显哽咽,随即伸出了双手,快步的朝几人迎了上去。六合权威跨年版一码三中三王中王开奖记录

下一篇:没有了
管家婆马报图| 六和合彩网站挂牌| 香港赛马会论坛图库片| 状元红高手坛百度| 6792金马堂开奖记录| 平特精版料彩霸王网资料| 好运来平特论坛高手| 天线宝宝心水论坛图库| 蓝月亮论码堂心水论坛| 正版凤凰天机生活幽默|